​追忆张首晟他没有因为这个行业的挫败而做无差别批判

Odaily · 12/7/2018, 3:08:12 PM分享

科学的人生充满着探险的浪漫,科学家的社会使命远远超过科学本身。

文 | 昕楠、黄雪姣

从纽约肯尼迪机场到香港的班机落地后, Emma 看到了张首晟去世的消息。

她的第一反应是,“ Rumour(谣言)!”

10 月初,在旧金山一场项目发布会上,Emma 还就项目发展和张首晟进行交流。Emma 记得他还是“那么地智慧、有感染力”。

美国当地时间 12 月 1 日,美国华裔物理学家、丹华资本创始人张首晟在美国意外去世,家人称他生前患有抑郁症。

作为 Ultrain 公链的联合创始人,Emma 曾经拿到过丹华资本的投资。

近 4 年来,丹华资本将投资版图从 AI 逐渐转向区块链世界。人们有幸见到,一个发现了“量子自旋霍尔效应”和“天使粒子”的物理学家,开始了量子计算、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的探索。

然而,区块链裹挟着金钱的巨流滚滚而来,金钱之上,很少有人真正扎进技术的世界。友人说,喧嚣过后,教授不止一次讲,他最爱的还是教书。

12 月 6 日中午,在张首晟离世的消息出来后,家属发布了讣告,“他终生探索和发现美”,并放上了他生前最爱的四句诗:

“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

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

And eternity in an hour.”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双手握无限,刹那是永恒。)

 “简单和普世是我一直的追求。”张首晟曾说。

从斯坦福大学终生教授到距离诺奖最近的风投者,张首晟或许已数次在一颗沙粒中窥见了新的世界;在一株野花之中望见了遥远的天国,他的双手中握着的是无限可能。

12 月 1 日这天,张首晟先人类一步离开了地球。但 50 余载的片刻人生,给世界带来的却是无限。

成为另一个谷歌创始人也是很酷的事

1978 年,15 岁的张首晟赶上了最好的时机。

这一年,因历史原因而中断了十年的高考重新恢复,初中未毕业的张首晟在父亲的建议下,选择参加高考。

凭着天资和勤奋,张首晟考入复旦大学理论物理专业。在复旦大学学习一年,张首晟获得公派留学深造的机会,成为了当年 100 名赴德留学生的一员。1979 年,张首晟前往德国柏林大学深造。

相比其他学科而言,物理学相对抽象。在德国学习一学期后,张首晟逐渐对自己的专业产生了质疑。如果留在德国,物理学的就业面极为狭窄。如若回国,国内几乎没有理论物理相关的科学浪潮。

2013 年在新加坡的一次访谈中,张首晟谈起那时的自己,失落和迷茫中,他去了德国哥廷根,那是一个学术的圣地。在那个总人口不过 13 万人的小城,却有四十多位诺贝尔奖得主在此读书、教学。数学家高斯、物理学家马克斯·玻恩、沃纳·海森堡均曾在此工作。

哥廷根的一片墓地里,他看到了写着公式的墓碑,这些公式全由长眠于此的科学家们所发现。

“我领悟到了人生重要的一课,人生最高的追求应该是留下你创造的一些知识。从此以后,我就决心做一个物理学家,而不去考虑将来如何赚钱养活自己。”在那次访谈中,张首晟说。

在国外游学数年后,20 岁的张首晟选择去往美国,拜师杨振宁,攻读物理学博士学位。

24 年后,张首晟发现了“量子自旋霍尔效应”,被《科学》杂志评选为当年的“全球十大重要科学突破”之一。凭借拓扑绝缘体、量子自旋霍尔效应等研究,44 岁的张首晟揽下了欧洲物理奖、美国物理学会巴克莱奖、国际理论物理学中心狄拉克奖、富兰克林奖章等物理界领域的所有重量级奖项。

数年后,张首晟曾说,他当年做研究的情怀,就是最原始的好奇心,不是为了研究成果而研究,而是真的享受研究过程那种慢慢发现本质规律的愉悦。

而后,除了在斯坦福大学任教外,张首晟又在自旋电子学、高温超导等领域进行研究。2017 年,张首晟及其团队发现了手性 Majorana 费米子(即“天使粒子”)。物理界再度沸腾——“这或将开启一个新的时代。”

对于已经包揽物理学界三大奖项的张首晟来说,“天使粒子”使他离诺贝尔奖又近了一步。张首晟一度成为 2017 年诺贝尔奖的热门人选之一。

恩师杨振宁对其评价称,张首晟摘下诺贝尔奖,只是时间问题。

为抓住这个时代下一个大趋势而投

2014 年 11 月 3 日,美国富兰克林学会授予张首晟本杰明·富兰克林奖章,以奖励其在拓扑绝缘体领域的突破。

张首晟曾在多个场合提及富兰克林,富兰克林用风筝研究闪电的故事,是张首晟走向科学世界的索引。

“富兰克林奖章能使富兰克林的精神在我求知路上时时相伴。科学的人生充满着探险的浪漫,科学家的社会使命远远超过科学本身。不求生命无尽,只求一生贡献。” 2014 年,他发表富兰克林奖章获奖感言。

在达·芬奇和富兰克林身上,他还看到了科学家的不同方向。

“富兰克林作为科学家、政治家、思想家、企业家、政治家,作为《独立宣言》起草者之一,做的很多事情看起来毫不相关,其本质却是相关联的。当时美国是逃亡者聚居的殖民地,在独立战争的初期得不到任何的帮助,富兰克林正是利用自己在科学上的盛名,在外交上赢得了法国的支持。”

2014 年,在获得富兰克林奖章后,36 氪记者曾采访到张首晟,他说富兰克林是他的偶像,并说了上述一番话。

“《独立宣言》下制定的国家体系一用就是几百年,发扬光大了三权分立的思想,还成为了现代政治的经典模板。如果科学原理可以治国,为何不可指导投资?”他说。

这一年,张首晟开始尝试做投资。

早期时,张首晟曾这样介绍自己的投资理念:“做投资不是为了追求经济上短平快的回报而投资,是为了能抓住这个时代下一个大趋势而投资。”

“时代里面最有机会的跨界,是科学与投资真正结合在一起。”张首晟说,“也就是不止于科学研究,同时也能够把科学研究,转化成可应用的发明,并且把科学的理念真正带到科学的投资上。”

2013 年,张首晟与其斯坦福的学生谷安佳联合创立丹华资本。“丹”,既代表斯坦福,又寓意着“赤子丹心”,“华”则取自中华。

丹华资本起始于股权投资的古典互联网,以在美国与中国科技创业领域的投资为核心,在 AI、AR/VR、大数据等领域进行布局。近两年来,丹华资本在区块链领域广泛布局,使其成为了链圈内知名的头部投资基金之一。

有数据显示,丹华资本当前的规模已达 9000 万美元,并且投资了 12 家公司。这时,人们开始将张首晟称为“科学界最牛的资本家”。

“科学家既要有科学的头脑也要有经济学的头脑。”张首晟曾说:“投资的妙处就在于所投资的技术发明可能开拓出以前根本想象不到的市场。”

捕捉斯坦福大学的创业项目

Emma 曾经是欧洲投行意志高驰的中国区总裁。她了解到,张首晟之所以成立丹华资本,最初是为了捕捉斯坦福大学校内和周边的创业项目。

“硅谷的很多创业团队都来自斯坦福大学,根植于此的资本可以尽早发现好的项目。丹华吸收了不少国内的 LP (基金有限合伙人),所以,就像他们的名字寓意一样,丹华为国内的 LP 提供了一个投资渠道。对于斯坦福而言,也可以扶持学院的创业想法。”Emma 表示。

像丹华这种模式,目前她还没看到第二个,或者说还没有另外一个由科学家创始的基金可以做得这么成功。

Odaily 星球日报接触到的创业者、投资人都相信,张首晟的“科学精神”在丹华资本身上得到很好的贯彻。比如,身为科学家的张首晟,对科技方向的判断非常敏锐。

Emma 表示,丹华 2014 年就开始关注和投资区块链,那时很大一部分投资人还不知道区块链是什么。“丹华发现这个不是偶然和意外,而是认可它的价值,一直到现在。 ”

丹华资本董事总经理丁若宇的访谈也证实,丹华资本从 2014 年就开始布局区块链,过去多年看了数千家区块链企业。

丹华资本官网投资项目显示,基金投出的 100 个项目中,区块链项目 42 个,Fcoin、Bgogo、NEO、ONT 等项目丹华均有参与。投中网数据则显示,丹华资本在区块链技术、区块链应用和数字货币领域共计投资事件金额达到约 1.88 亿元。

在布局逻辑上,丹华也关注投资具体赛道的时机。在一个大的新计算浪潮开启的时候,需要先投资基础设施,逐渐过渡到上层协议和应用。

除了丹华资本自带的“科技气息”,另一方面,Emma 认为,科学家背景的张首晟也能为项目带来技术支持,“无论是他的点拨或是他介绍的技术资源”。

TOP Network 是在今年 5 月拿到丹华资本投资的通信项目。TOP Network CEO Steve 在和张首晟接触时,感受到了他所推崇的“ In Math We Trust ”。

“张教授并不认为每个领域都能上链。最适合上链的是什么呢?他觉得是‘贡献能用数学算法来衡量’的东西,比如,某台机器传输了多少字节,传输这个环节就是能计算的,天然适合上链。丹华资本也是按这个理念在投资区块链项目。”Steve 解释道。

在丹华资本的投资理念上,丁若宇称:“我们尊崇 it from bit 。t = 物理世界的‘它’,bit = 0 和 1 二进制世界的‘它’,即用算法和软件 bit 指导物理世界 it 高效分配和信息密度的提升。演变到区块链时代是 ‘internet from crypto’。可以说是区块链指导重塑互联网。”

他没有因为这个行业的挫败就做无差别批判

中本聪“消失”的这 8 年,区块链世界产生了无数引路人。张首晟就是其中一位。

在丹华资本转向区块链投资的同时,张首晟也在不断地关注区块链世界的内容。2018 年,张首晟的身影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各个区块链行业峰会现场。

一边是繁重的科研业务,另一边是变幻莫测的商业风云。常常有记者问张首晟,如何同时做好科学家和风投者。

他摆摆手,笑着回答,真正的完美世界是量子世界,量子、粒子有剥离两相性,有两个孔的话,它可以同时穿过两个孔,所以的确可以两件事同时做。

他坚信区块链。今年 1 月,张首晟在“42 章经”课程中发表题为《区块链技术是互联网世界新的分合转折点》的演讲,他称,区块链技术将从根本上改变人类,预测区块链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革命。

星途协议联合创始人杜然,去年 8 月份的时候,他偶然参加了张首晟教授的一次闭门讨论。那时他还是 Google 总部的工程师,正在人工智能创业和互联网蛋糕被瓜分殆尽的形势前举旗不定。

在那次会上,张首晟从第一性原理谈到区块链的本质。

“通过更高的视角看问题,我觉得自己对于人工智能和区块链关系的思考被打通了,也看到了区块链巨大的商业前景。随后我就决定 all in 区块链。”杜然说。

“可以说,张教授是进入链圈的重要导师。这个行业需要更多这样的人。他没有像一些传统机构那样,因为感受到这个行业的挫败,就进行无差别的批判。”

简单和普世是我一直的追求

张首晟在科学界、投资界和区块链三个领域都取得了不斐的成就,这注定了他就是站在光环中心的那个人。

人们评价他,大都觉得他有知识分子气息、温文儒雅,以及和他的荣誉相称的特质——“思考速度非常快、逻辑能力很好”等等。

Emma 和 Steve 对张首晟还有个共同的印象,那就是对技术极度热情。

Steve 曾经只用了半小时就让张首晟确定投资意向。

“现在想起来,当时最激动的部分应该是技术交流,而不是谈商业前景。那时我说到我们用的是 DAG 技术(一种数据结构),他直接让我在黑板上讲了我们的技术和类品有什么区别,牛在哪里。当时我讲了三点,他思考片刻后就理解了,我才知道他对 DAG 非常精通。”

Steve 说着,又琢磨了下。“他是学物理的,数学很好,而区块链就是数学和计算机构成的,他看起那些算法来,的确不难。”

Emma 也有这样的体会。“那时张教授已经确定投资意向了,准备见一下我们的首席密码学家王虎森。本来我们约了一个小时的会谈时间,但那时聊到‘椭圆曲线加密算法’这个topic,张教授实在觉得意犹未尽,就让我们稍等他开完另一个会,回来继续聊。”

“他一直在问更深入的问题,要挑战我们的密码学家,还好虎森全都答上了。像这样,真正去理解我们的人是很少见的,后面这两个人就成了忘年交。回去后张教授还拉起了一个‘椭圆曲线传奇群’,想着要保持交流。” Emma 说。

杜然总结道:“张教授是一个追求本质、抽象和理想主义的科学家,他一直在寻找完美的世界,以及解决难题的最终方法。即使很难,但他的坚持依然意义非凡。”

而今,当初的探路者已先行离去。

张首晟的逝世,有人第一时间担忧丹华资本的未来。即便丹华投资了 FCoin、NEO、Hydro、SFOX、Bgogo.com、ONT 等一众明星项目,但也受到熊市的不少冲击。其中,FCoin伴随维权和非法融资纠纷,三个月内从风光走向低谷。

12 月 6 日上午,丹华资本对合伙人们发布了对张首晟辞世的悼念公告。公告称,丹华资本团队和张教授的家庭将继续实践和发扬张教授对丹华资本的愿景。丹华资本目前仍在持续正常运营。

“巨星陨落,普天共伤,黑洞辐射,宇宙奇观,寻美求真,日月同辉,文章千秋,一气呵成,同台领奖,我生至幸,斯人已去,英魂长存!” 

今年 3 月 14 日,物理学家霍金逝世,张首晟曾在朋友圈中留下了这样一段话,如今,又一枚“巨星陨落”,斯人已去,留下世人诸多感慨。

(记者张雪、芦荟、小派克对本文亦有贡献)

原创文章,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我们;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声明:蜂鸟财经转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内容仅供读者参考。若存在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