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经济激励的区块链可行吗?Algorand或许走错了路

洒脱喜 · 2018-09-14 18:15分享

没有经济激励的区块链可行吗?这是摆在每一位区块链行业参与者面前的问题。

在以前,这是发生在私链、联盟链上的问题,而现在,也有了没有经济激励的公链尝试。是的,你没看错,是没有经济激励的公链尝试!

而尝试者,也是大有来头,他就是图灵奖获得者Silvio Micali教授,由其提出的Algorand项目,更是提出了打破区块链“不可能三角”的口号。可真的能够实现吗?

Incentive Scheme

Algorand 涉及到的数学非常复杂,这里暂且不论,我们只简单谈谈的规则:

使用拜占庭协议的Algorand,其参与者每一轮选取运行一个可验证的随机函数(VRF),以确定他们是否是一个由验证者和提议者组成的“委员会”成员。这种密码学技术创建了一个轮流的验证集,它允许个人知道(并证明)他们是这一轮运算中的验证器,而不必预先将知识发布到网络的其余部分。

在一轮投票当中,提议者(可能有多个)负责提出区块,验证者对包含在这些区块的交易进行投票,投票权与他们在网络中的资金成正比。当预先确定阈值的验证者同意接受新区块时,共识就算达成了。

Micali教授指出,与比特币相比,Algorand协议只需要进行平凡的计算,因此不需要激励。他还说:

“我们必须将激励作为最后的手段,我相信在没有激励的情况下,我能够让Algorand运作,但我没有正式的证据可以证明它。因为这些正式的证据,要比Algorand的正确性证明要难的多。”

行业内的专业人士对此是怎么看的呢?

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在接受外媒coindesk采访时表示,经济激励正是区块链项目能够成功的关键所在。

“我们基本上明确把激励放到了重心位置,”Vitalik说道,而对于Algorand,Vitalik给出的评价却是:

“我担心的一件事是,如果你根本没有任何激励,那就意味着你没有动机,你会变懒,并可能会脱离网络。”

而以太坊Casper共识机制开发者Vlad Zamfir更是直言不讳地表示,没有激励的区块链系统不会工作。

“我不相信‘大多数人是诚实的’这一假设。在大多数PoS系统中,会存在少部分人控制大部分币的情况……”

笔者也认为,经济激励会是Algorand这类尝试的大问题,这里主要参考了伯克利区块链研究者Alexis Gauba的文章来进行论述:

问题一、缺乏经济激励,会导致活力不足问题

在没有经济激励的Algorand协议下,我们会遇到网络本身无法解决的困难。首先,回到Micali关于计算在Algorand是微不足道的断言,我们认为在这个系统中,计算不是作为验证器的唯一成本。为了验证和提出区块,网络用户必须连续访问其私钥,以确定其在每一轮中的VRF状态(即验证者、提议者,或者两者都不是)。

一般认为,对于那些将大量资产存储在区块链上的个人,为了防止攻击,他们应该把私钥以冷存储的方式进行保存。而持续的验证(需要经常签名)会需要高频率地动用私钥,从而增加被攻击的风险。这显然将导致网络中很多诚实的个体(出于安全的考虑)会避免参与验证过程,从而造成区块链缺乏活力的问题。

问题二、机会成本问题

其次,在任何具有利率和通货膨胀属性的货币系统中,持有现金的机会成本都是存在的。而在无激励的Algorand模式下,如果诚实的验证者无法通过维护网络来获利(即没有激励方案),那么他持有“钱”的数量就不会增长。也就是说,如果某人持有1,000 Algorand币,无论他做了多少工作,他拿到死也就是这1,000 Algorand币。对于这些诚实的验证者而言,无疑是不利的。

问题三、买断问题

在区块链的婴儿期,系统的通证价值通常较低,其市值也是处在相对较低的水平。因此,攻击者可以通过购买超过33%的股份(称为买断攻击)来控制整个系统(由于市值相对较低)。在这种情况下,通过预先选择要连接到网络的可信个体集,来引导具有可信节点的网络,被认为是一种可能的解决方案。然而,这违背了纯粹去中心化网络的目的。即使这些初始可信节点是由多个实体管理的,并且每个实体都具有一些支持网络的非经济激励,也无法保证这些实体将按照这样的意图来完成。

问题四、区块链网络竞争问题

最后一个关于无经济激励的问题,涉及到影响区块链系统的达尔文主义原则。成功的区块链,像其他所有系统一样,会受到几种不同选择压力(竞争者)的影响。

上述诚实的验证者,在没有奖励方案的情况下,将他的钱放在了Algorand系统当中,通过承担持有Algorand 币的机会成本,而牺牲了金钱收益。所有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如果所有诚实的验证者看到Algorand的一个山寨版本链,不同之处在于它会支付验证者的话,那么至少有部分参与者会选择离开原始链,而去参与验证新的分叉链。这会使得系统逐渐失去诚实的验证者,从而有害于网络。

因为失去诚实维护网络的人,将会降低恶意方达到拜占庭网络33%的控制难度。随着提议者的减少,就会导致潜在的网络减速。

问题五、没有惩罚问题

Algorand所存在的另一个问题是,没有办法识别“离线验证者”并惩罚它们。因此,在没有惩罚措施来防止无效的情况下,没有经济激励就是一个问题,很多人会选择不为共识做贡献,因此离开这个网络。假设网络中只有10%的诚信节点在不断地进行验证,而其余节点是离线的状态,与此同时,恶意的节点选择保持在线,那其就很容易超过在线委员会节点。这使得恶意节点更容易控制共识。

问题六、博弈问题

这就导致了区块链和“高阶思维”博弈论思想之间的关系。鉴于上面提到的经济激励对区块链的好处,以及基于这种高阶思维理论,个人在与缺乏经济激励的区块链协议交互时会感到不安,如果他们感到了这种不安,或者至少相信其他人在与这样的协议交互时会感到不安,那么我们可以预期到,这种协议的采用率会很低,人们会倾向于避开它。本质上,潜在的验证者将会选择另一条链。

结论

基于以上的争论,笔者认为,没有经济激励的区块链方案是很难成功的,而像Algorand这样的探索,虽然值得尊敬,但其没有经济激励的结构,使其很难对比特币、以太坊这类成熟的区块链造成冲击,也谈不上打破“不可能三角”这一说法。

当然以上只是笔者抛出的一块砖,欢迎各位读者能够给出意见,共同探讨这一问题。

声明:蜂鸟财经转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内容仅供读者参考。若存在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推荐
下载蜂鸟财经APP,快人一步 掌握行情